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透透氣


透透氣


透透氣



 


離上次po文


已過了15天


經過了一個風雨強大的颱風


還好中秋節的月亮依舊美麗


只是


南部人與北部人今年的中秋月


一定感受不同


 


至於我


真需要好好透口氣了


因不穩定的病情


造成老爸不穩定的心情


有時很體貼照顧他的家人


有時比小孩還拗


怎麼哄都不是


會哭也會鬧


 


還好家裡兄弟姊妹多


應付的來


原來


對小孩的軟硬兼施


對90歲的老爸


也是有用的


 


半月來時間被切割成


一段一段


一直抽不出一段較長的時間


好好看格友新po的文章攝影


就利用今天下午的空檔


帶著相機


到離家不遠的海邊魚塭


拍拍這已蒙上秋意的鄉間


好好透口氣


順便po上來


問候大家


 



 


被颱風吹倒的樹木


紅蜻蜓


已先來駐足休憩


 



 


秋意濃


 



 


要添衣了


 



 



 



 


從小


不知為什麼


一看到蜻蜓


就會很高興


 



 



 



 





 



 


魚塭旁在秋裡


獨自開花


讀自美麗


 



 



 



 



 


這採花賊


尋芳客


有誰可以告訴我它的名字嗎











 


高腳鴴


在魚塭旁


濕地裡


已不難發現


 




 


很喜歡


尋鳥


看鳥


沒大砲


卻也拍鳥


只是大部分的鳥


我都叫不出名字


它又叫做什麼呢


 








 


這應該是高腳鴴的亞成鳥吧






 


魚塭


如果少了白鷺鷥


景色


就少了一份


妝扮


 




















 


聽魚塭的主人說


他們是不趕白鷺鷥的


雖然牠們會偷抓魚


但比起養殖的魚穫量


是算少之又少


但白鷺鷥卻像是


魚塭的免費巡邏隊


可防止其他更兇猛


更貪吃不厭的飛禽入侵


是大自然生態的重要一環


 


原來 子曰


吾不如老農


是這個意思




nan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

 


() ~~~ 麻將


 


 


20幾年沒有碰過麻將


昨天破了戒


不過沒有罪惡感


只有親情交流的溫馨


 


 


走過半世紀的人生


往回看


可真滄桑


但卻沒有一點不戡回首的記憶


 


家境雖非赤貧


父母要奉養祖父母


還有嗷嗷待哺的7個小孩


加上流浪在外的叔叔的2個表弟妹


這重擔


如今每回想起


都要把病中的老爸緊緊摟在懷裡


 


123歲吧


就已經會跟著大哥在台南火車站


在鐵軌上追著進站的載煤火車跑


跟其他的孩子搶著撿著掉在鐵軌上的土炭(生煤)


 


沒錢學音樂


就利用中學軍樂隊的喇叭


努力自學摸索


16歲時賺的第一筆錢


就是當葬儀隊喇叭手賺來的


 


那時代有錢人出殯是要遊街的


(就是由阿兄抬著棺木 .前有花車 樂儀隊 .法師 師公


後有5子哭墓 最後是批麻戴孝的遺屬)


通常會遊好幾條街


因此樂隊就變的很重要


看樂隊編制的大小就可知道是否大戶人家


 


我曾參加過72人編制的大型送葬樂隊


72 並不代表72人都會吹奏


有一半是touch


也就是說 就嘴唇靠著喇叭嘴  


不會吹 也吹不出聲音的


當然 他們也只領一半錢


我沒有當過touch


我是真才實料的


 


年少輕狂時的我打工經驗可真不少


因賣吉他也到過工廠學會做吉他


因賣香(拜拜用的香)到最後變成賣法國香水


也曾有一次打工輪大夜班太累了


和結拜兄弟翹班到公園睡覺


最後被帶到警局由老爸領回  還被老爸痛打一頓


還有………..一大堆打工經驗


 


 


不過音樂還是我的最愛


也靠音樂賺的錢唸到大學畢業


(不過我的大學 4年的外文系當成醫學系6年才唸完)


 


60~70年代 台灣初嘗經濟起飛的成果


歌廳 舞廳 夜總會 餐廳秀最繁榮的時期


那時 我可真搶手


會吹 會彈 還會唱(自我臭屁一下)


錢確實賺了不少


不過燈紅酒綠的世界


也染上賭博的惡習


打牌還好


賭博就是另一種搏命了


麻將桌上是6親不認的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


雙眼已滿佈血絲還是下不了桌


 


最後賺的錢都輸光


最後輸光了還再打


到最後….


到最後就真的病倒了


 


有一天 半夜


回到家就昏倒不省人事


醒來時已是在醫院病床上


嚴重的胃出血休克


醒來時看到的是


大腹便便的老婆


流著汗水幫我擦拭身體


 


老爸站著指著我說


飽時忘了夭時  (台語 意思是 吃飽了就忘了饑餓的痛苦)


 


 


從那一刻起


27


我就從未睹過


 


 


不過在昨天我破了戒


破這戒


心情是愉悅的


 


因為方城之戰


全是兄弟姊妹


標準的衛生麻將


每人還只能輪流打兩圈


是在老爸的院子裡


讓老爸有機會在旁邊罵我們笨


在入秋午後的屋簷下


只有家人的吵吵鬧鬧


還有飛來插花的鳥叫聲


聽牌的緊張


放砲的懊惱


自摸的吆喝


孩提的歡樂


都回來了……….


 


 


破了這個戒


沒有不安 只有快樂


輸了350


卻輸的好過癮


 


 

nan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

紅瓦.紅牆.紅磚


紅瓦.紅牆.紅磚


紅瓦.紅牆.紅磚







 


除了不敢穿紅色衣服外


對於紅色


我其實還蠻喜歡的


超級跑車的法拉利紅


cremona的小提琴紅


性感的夢露唇紅


rose的火紅


鳳凰的別離紅


都很容易感動我





 




 


但我最喜歡的


還是



斑駁的紅


 






 



 



 



 



 



 



 



 



 



 

































您喜歡嗎


 


 



nan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