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莽的偏見   魯莽的偏見   魯莽的偏見   魯莽的偏見







                        來不及言謝----魯莽的偏見


 



美國選民於台灣時間2008年十一月四日,共同寫下「改變」美國歷史的一頁。民主黨候選人歐


巴馬以349對163張選舉人票,大勝共和黨候選人麥坎,成為美國建國232年以來第一位入主白


宮的黑人總統。 年僅47歲的歐巴馬將在2009年一月二十日宣誓就職,成為美國第44任總統;


距離美國非裔民權鬥士金恩博士遇刺,正好40年。


占美國人民百分之八十的白人用40年的時間


選擇了一位黑人(占美國人口4%)當總統,


多麼偉大的國家!多麼成熟的民主國家!


想想什麼時候我們會選出一位原住民總統。


 


我的故事跟黑人有關!是發生在法國巴黎的故事!是我畢生難以釋懷、遺憾的真實故事



 


2005夏天和好友一行9人前往法國旅行,在巴黎的最後一天(隔天即將前往普羅旺斯)


 或許幾天下來大家都走累了,當天就改搭乘遊艇延著塞納河參觀兩岸著名景點。最後一站


就是有名的艾菲爾鐵塔;到達時大約晚上8點,塔前已排了好幾條長龍,想想離開回飯店的最


後一班rer(郊區快速鐵路)午夜12點,還有一段時間,大家就決定要登上鐵塔,畢竟在鐵塔上


鳥瞰美麗夜巴黎的誘惑,是難以敵擋的住的。



 


可是--------


陶醉在巴黎的星空,夏夜輕拂臉頰的微風,眼下閃閃爍爍的,無窮無盡的點點七彩燈光中


不知不覺已是10:30----而我們還只在第2層平台,等著上最後一層的人已繞了好幾圈,


大概沒時間要放棄登頂了;最後一班RER沒搭上,改搭計程車肯定超過台幣20000元


再加上陌生和未知的危險性。大家正要往回走時---



 


突然!!


我們美麗的鄭小姐哭喪的臉苦苦哀求說---登上鐵塔最高點是一生最大的夢想


估計還來得及回飯店,大夥兒也只好讓她去圓夢。


可是小妮子從鐵塔下來已是11:30,大夥兒急匆匆連走帶跑趕搭metro至chatelet;


算算還來得及轉搭rer回飯店。


 


誰知道


metro開到一半, 司機說下班時間到了, 把所有乘客趕下車,轉搭接駁巴士(艾 法國這個國家也


民主的過了頭);這下可好,接駁車如果晚到,一夥人鐵定要露宿巴黎街頭。當下就決定坐taxi


可是那裡找taxi (這可不像台灣,在街邊隨時可招來計程車的)。 於是大家又急著找計程車----


也許是大家的焦慮,感染了旁人;有兩位黑人,一高 一矮,主動說要幫我们找計程車,這如


天降甘霖般,我滿口說merci beaucoup


 


可是 天ㄚ


耳邊傳來雷聲隆隆 所有人都叫說  反對


---你要害我們窩---


---是黑人踗---


---被綁架了 怎麼辦--


---9人需3輛車,只有你會法文,你可以切成3份嗎?


---太危險了 三更半夜的  ...----



 


頭都快炸掉了 七嘴八舌的


吵鬧中兩位黑人朋友也跑回來說,只有一輛計程車 載不了9人;


剛好這時接駁車也來了,大家只有搭接駁車,試試看是否能趕上最後一班rer回飯店,


我也如釋重負, 可以耳根清淨了。 聯合起來的女人嘴巴,威力更勝原子彈。


但可別高興太早,事情還未結束......


誰知道這兩位黑人朋友也跟著上車了...  還一直跟我說


venez venez avec moi ,vite vite (快點 快點 跟著我)  一直重覆這句話


這下! 我那些好朋友, 又開始緊張了,


甚至有人說,寧可露宿街頭 也不願跟這兩位黑人走,


不管我怎麼解釋說,他們是怕我們趕不上rer才主動上車來帶路的;


但一行人就是聽不進去---


唉!真是可怕的偏見 (偏見讓我們喪失了信任,遠離了親切、接納,


或許得到了虛偽的安全,卻丟掉了全世界的美麗)


我也只好裝做沒聽到朋友的提醒抗議,


就和那位高個子黑人一起拜託接駁車司機,行個方便讓我們就近在CHATELET地鐵站前下車;


誰知道他老兄堅持按路線下車(看來法國人還蠻守法的)。


這下可真要露宿巴黎街頭了!



 


沒想到!高個子黑人還是那句話venez venez avec moi,encore le temps(跟我來


跟我來 還有時間)


已要放棄希望的我 不知怎的,頓時又滿腔熱血起來,直覺上跟著他就沒錯-----


一下接駁車只聽到他跟另外一位黑人喊了兩句,就飛也似的跑掉了....


原來他要我們跟著這位黑人,盡快走著不要跟丟了,他先跑去擋火車了???


            (CHATELET是巴黎最重要的地鐵站,且三鐵共構,平常不趕時間都要走10分中才


找得到要搭的地鐵,更何況這時候沒人帶 ,肯定搭不上。唉!真熱忱且細膩的黑人朋友)



一行9人老弱婦孺 跌跌撞撞,像著魔似的(這一次,很奇怪沒人講話,沒人有意見)跟著另外這


位黑人跑 ,忘了腳下的高跟鞋,忘了走了一天的疲憊;跑阿跑,跑阿跑,不知爬過多少階梯


穿過幾個察票口,終於......


本以為來不及的,怎想到最後一班rer還在-----


 


我们看到了這終身難忘的一幕.......


高個子黑人背靠著最後一節車廂,用腳頂住車門


不管火車笛聲一遍又一遍,淒厲的響著


他就是不鬆手 (地鐵只要有一個門未關上,是不會啟動的)


 


終於  大家都上車了   高個子黑人也把腳放下來了  rer也慢慢動起來了


大家驚魂輔定慢慢回過神來


想到要跟兩位黑人道謝


但已經永遠沒機會了---


兩位黑人朋友,早已消失在夜晚的巴黎街頭


而留給我们9位的卻是無限的遺憾


和來不及也永遠送不出去的--


 


謝謝


也謝謝兩位朋友給我們這寶貴的一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nan 的頭像
nannan

nannan的部落格

nan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