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丹白露(2)

 

P1220130-horz.jpg

 

 

 

拿破侖的野心可以征服歐、亞、非大陸

卻怎樣也征服不了約瑟芬的風流成性

早在這位鐵騎上的將軍不顧生死地在外開疆擴土之時

他心愛的女人卻以各種借口拒絕與他相會

在巴黎周旋於一個又一個年輕的情人中間

讓他時而怒火中燒時而悲憤異常

也就從那時起

拿破侖的心中埋下了離別的種子

 

P1220126-vert.jpg

 

 

 拿破侖一直為自己沒有子嗣而耿耿於懷

1807年開始他將休妻重娶一事列入了計劃

對拿破侖來說

與約瑟芬離婚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約瑟芬畢竟是他一生中真心愛過的女人

尤其是結婚頭幾年

拿破侖對她付出了全部身心

即使后來拿破侖身邊情婦如雲

他對她仍然有一種真摯的深沉的感情

他時而悶悶不樂默默無語

似乎在疏遠她

時而又像往昔那樣激情洋溢

溫柔體貼把她緊緊地抱在懷裡

對她說“我可憐的約瑟芬,我永遠也無法與你分離。”

 

P1220121-horz.jpg

 

 

P1220119-horz.jpg

 

 

P1220113-horz.jpg

 

 

 

P1220106-horz.jpg

 

 

 

P1220082-horz.jpg

 

 

 

日漸失寵的約瑟芬開始寄情於園藝

宮中雅致的英倫花園

1809年開始修建

這座花園位於宮殿的南面佔地3公頃

相比有諸多人工雕琢痕跡的法式大花圃

英倫花園更具自然特色

園內水渠縱橫 樹木錯落 小徑蜿蜒

在花園盡頭的小樹叢中有一個小泉眼

這就是楓丹白露傳說中的那眼美泉

清澈的泉水汩汩地流淌

就像思念和悔恨的淚水

怎麼也流不盡

 

P1220080-tile.jpg

 

 

P1220076-horz.jpg

 

 

 

約瑟芬害怕的事終於發生

18091130

約瑟芬一如往常地同拿破侖一同進餐

拿破侖緊鎖雙眉一語不發

一喝完咖啡屏退左右

他朝約瑟芬走去

“約瑟芬,我親愛的約瑟芬!你知道我愛過你,

我在人世間嘗到的僅有的幸福時刻都是你一人賜給的

。但是,約瑟芬,我的命運要高過我的意志,我最珍貴的愛情必須讓給法國利益。”


P1220108-horz.jpg

 

 

P1220116-horz.jpg

 

 

 

P1220091-vert.jpg

 

 

 

18091215

在杜伊勒利宮皇帝寬敞的辦公室裡

約瑟芬當著帝國所有大臣和皇帝全家的面

宣讀了放棄皇冠的聲明書

 

P1220103-vert.jpg

 

 

 

P1220105-horz.jpg

 

 

英雄總有落幕時

見証了拿破侖無上榮光的楓丹白露宮也同樣銘記了他悲愴的一幕

 

1812年拿破侖遠征俄國

大敗,從此失勢

 

1813

拿破侖在萊比錫一戰中被俄普奧聯軍一舉擊敗潰不成軍

在楓丹白露宮被迫簽下退位詔書

隨后被放逐到厄爾巴島上

 

 

簽字的那個廳至今被稱為退位廳

411

麥克唐納元帥拿著條約定本來到楓丹白露

他走進房間

拿破侖正坐在壁爐前的一張小扶手椅上

身穿白色燈芯絨晨衣

赤腳蹬著拖鞋,兩肘擱在膝上,雙手捧著頭,一動也不動,似乎在全神貫注地思考

他對麥克唐納的進入一點兒也沒有察覺

當他好似從過分勞累的酣睡中驚醒

轉向麥克唐納時

其憔悴的面容令人大吃一驚

他說:“我昨晚睡得極不安穩。”

拿破侖接過條約讀了一遍

未加評論便簽了字

這就是著名的《楓丹白露條約》

為了酬報麥克唐納的效忠

拿破侖贈給他一把在埃及得到的馬刀

兩人緊緊擁抱 含淚告別

 

P1220086-tile.jpg

 

 

P1220102-horz.jpg

 

 

P1220092-horz.jpg

 

 

 

P1220095-horz.jpg

 

 

P1220123-horz.jpg

 

 

P1220125-horz.jpg

 

420

在宮殿正面巨大的白馬廣場 馬蹄形狀的樓梯台階上

拿破侖同追隨他十多年的近衛軍舉行了庄嚴的告別儀式

此時已沒有人記得

當年拿破侖迎接皇后約瑟芬入宮時

庭院裡御林軍白馬隊列陣歡迎

場面是何等的壯觀

  拿破侖走出來時,排列整齊的士兵舉槍敬禮,他發表了極富感情的告別講話:

  “我的老衛兵們, 我來向你們說永別了! 繼續為法國效勞吧!

拿破侖擁抱了近衛軍隊長

親吻了法國國旗

拿破侖和衛兵們一起哽咽起來

隨後他邁著堅定的步伐走了出去

坐上了早已等候在門口的馬車 

車隊在近衛軍“皇帝萬歲”的口號聲中緩緩離去


     從這天起,白馬廣場有了另一個名字:告別廣場



  
一代英雄黯然退出世界舞台

楓丹白露宮近八百年的法國宮廷歷史也隨之落幕

拿破侖在流放之時還念念不忘他的楓丹白露宮

他說那裡是最理想的國王寓所一座劃時代的建築



  在拿破侖走後

楓丹白露宮終於安靜了下來

1850年開始

這裡來了許多寫生的流浪畫家

擠滿了楓丹白露僅有的兩家旅店

在這個寧靜庄嚴的宮殿周圍

畫著日出和日落 森林和小溪

楓丹白露宮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

在優美迷人的景色中若隱若現

幽幽地訴說著往昔的輝煌和惆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nan 的頭像
nannan

nannan的部落格

nan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